鼻咽癌  
鼻咽癌治疗
鼻咽癌的相关常识
调强适形放疗非神经系统晚期损伤

  鼻咽部位于头颅中央,由于鼻咽癌极易侵犯周围正常组织及发生颈部淋巴结转移,因此,其邻近的脑干、颞叶、视神经、视交叉、耳、颞颌关节、唾液腺以及颈部脊髓、皮肤和皮下组织等常常需要被包括在照射的范围内从而极易发生放射损伤。文献报道,鼻咽癌常规放疗后较为常见的晚期损伤有颞叶坏死、听力下降、张口困难、口干、颈部皮肤萎缩及瘢痕样改变和皮下组织纤维化等,其中三四级损伤发生率高达百分之二十以上,部分患者会发生脑干、脊髓的严重损伤,甚至发生致死性损伤。前文我们讲过鼻咽癌调强适形放疗神经系统晚期损伤,下面讲一下非神经系统晚期损伤有哪些。
   一、听力损伤
   耳的放射性损伤主要表现为听力损害,包括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害和传导性听力损害。文献报道调强适形放疗治疗后鼻咽癌患者听力损伤的发生率差异较大,为百分之三到九十,其原因可能与各研究临床病例分期组成差异较大有关。尽管大多数听力损伤均在一二级之间,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局部晚期病例所占比例较多的临床研究中,听力损伤发生率明显较高,最高为百分之九十一,甚至三四级损伤达到百分之七到十七。
   一项研究结果显示,接受调强适形放疗的患者中耳腔和咽鼓管峡部的平均受照剂量显著低于接受常规放疗患者,其放疗后纯音听力和声阻抗恶化的病例亦明显低于接受常规放疗的患者;进一步分析发现,当中耳腔的剂量限制在三十四Gy以下,咽鼓管峡部的剂量限制在五十三Gy以下时,能有效地减少放疗后分泌性中耳炎,从而防止听力损伤发生。
   香港接受调强适形放疗和常规放疗的鼻咽癌患者进行了回顾性分析,结果发现,调强适形放疗治疗后患者发生三级以上听力损伤的例数明显多于接受常规放疗的患者。进一步对接受两种不同技术放疗的病例进行分析发现,接受调强适形放疗的患者晚期病例数明显多于接受常规放疗的患者,其放疗剂量及接受化疗的例数也明显高于常规放疗的患者。
   二、颞颌关节损伤
   颞颌关节的损伤主要表现为张口困难,多因放射引起关节的纤维化导致。颞颌关节的解剖位置使其在鼻咽癌常规放疗中不可避免地受到较高剂量照射,因此常规放疗后张口困难的发生率较高,三级以上的损伤高达7%。由于调强适形放疗技术可明显降低颞颌关节受照剂量,因此颞颌关节损伤的几率明显下降,张口困难的发生率仅为百分之三到七,其中绝大部分为一二级。
   三、唾液腺损伤
   唾液腺损伤主要表现为口干。鼻咽癌患者调强适形放疗放疗后口干的发生率大约百分之三十九到八十八,绝大部分表现为二级或以下;口干的程度随调强适形放疗后时间的延长逐渐减轻,部分患者可完全恢复。
   对接受调强适形放疗±化疗后随访超过五年的二百多例患者的口干情况进行了分析,结果口干的发生率为百分之四十,其中一级和二级口干分别占百分之八十八和百分之十一,未发现三级或以上口干病例;患者口干的程度在放疗后一到四年中逐渐减轻或恢复,至第四年后趋于稳定。实际上,分泌唾液的腺体包括腮腺、颌下腺、舌下腺及其他一些小涎腺,腮腺分泌的唾液量约占总唾液量的百分之八十。
   对早期鼻咽癌患者进行的前瞻性研究发现,虽然调强适形放疗明显减少了腮腺的平均照射剂量,且放疗后一年和放疗前腮腺流量比率以及总体唾液腺流量的比率均高于常规放疗,但以患者主观感觉为主的平均口干评分与常规放疗并无显著差异。该研究结果提示,虽然调强适形放疗使腮腺的功能得到了较好的保护,但颌下腺和其他的小涎腺的保护同样值得重视。
   四、其他晚期损伤
   鼻咽癌调强适形放疗后的晚期损伤还包括甲状腺、垂体、视神经以及颈部皮肤、肌肉等器官的损伤,但由于目前报道极少,发生情况尚待进一步观察。

 
 
鼻咽癌
  鼻咽癌是指发生于鼻咽腔顶部和侧壁的恶性肿瘤。是我国高发恶性肿瘤之一(多发于广东省,又称广东癌),发病率为耳鼻咽喉恶性肿瘤之首。常见临床症状为鼻塞、涕中带血、耳闷堵感、听力下降、复视及头痛等。
   鼻咽癌大多对放射治疗具有中度敏感性,放射治疗是鼻咽癌的首选治疗方法。但是对较高分化癌,病程较晚以及放疗后复发的病例,手术切除和化疗亦属于不可缺少的手段。
浸润鼻咽癌分型
微小浸润癌
鳞状细胞癌(高、中、低分化)
腺癌(高、中、低分化)
泡状和细胞癌
未分化癌
原位鼻咽癌
其他重疾
脊索瘤
硼中子俘获治疗
日本就医
 
联系方式
电话:13263277712
微信:13263277712
邮箱:81068003@qq.com
地址:北京.丰台
中国鼻咽癌治疗网 版权所有 2012-2020  本网站内容参考网络,如有侵权请发邮件!出国看病 海外医疗 印度仿制药 硼中子俘获治疗